苗疆蛊事2
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2 > 第六十一章 过山车一样的刺激

第六十一章 过山车一样的刺激

  如果一定要说这世界上有谁最了解我哥的话,恐怕就是我了。

  毕竟我小时候可是一直跟在他的屁股后面玩耍,两兄弟的感情深厚,并不是外人所能够理解的,要不然我也不会在他失踪之后,毅然放弃学业,跑去南方省的江城找他。

  我相信人是会变的,但我也知道,不管如何,我哥对我的感情是不会变的。

  所以早在他出言激我,与我争吵的时候,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。

  我不是傻子。

  很明显,这位倒吊男虽然与我哥看上去十分亲密,但两个人绝对不是一条道上的人,水面之下的争锋相对,其实是一直都存在的。

  尽管我不太明白倒吊男为什么一定要拉我入伙,但这里面,绝对与我哥有关。

  或许,两人在三十三国王团里并不对付。

  甚至我哥与这人,都是竞争对手。

  总之在我哥故意与我争吵的时候,我便了然于心,与他配合着,甚至还表演了一场兄弟阋墙、自相残杀的人伦悲剧。

  我哥可以借着这一场戏表明自己坚定的立场,并且还将我给摘出了这里面去。

  很明显,他并不希望我加入三十三国王团。

  事实上,如果我哥不弄这一场,我肯定也是不同意的,而出于脸面的缘故,倒吊男自然不会对我做什么,但一定会在背后谋算,甚至想方设法地除掉我,并且还会往我哥的身上泼脏水,让他失去三十三国王团的信任。

  但我们这一闹,事情就变得简单许多。

  我从这里面品味到了我哥的态度,自然也知晓他的内心深处,对三十三国王团是不认同的,既然如此,那么他为什么又要加入其中呢?

  是因为什么不得已的理由,还是……

  卧底?

  一想到这个可能,我不由得心头一跳,想起我哥之前哄骗我母亲的那一段话,心中越发疑惑。

  只不过,不管我心头有多少的疑问,一时半会儿,我都没有办法找到答案。

  因为我哥心里苦,但他不说。

  如同所有心中藏着大秘密的人一般,他选择了将这件事情隐瞒着,生怕跟我说了,会把我扯进这件事情来,害了我,所以我哥到底是个什么身份,恐怕要到很久的以后,我方才能够知晓了。

  而想到这里,我不由得担心起另外一件事情来。

  那就是我远在夏威夷的父母。

  我矗立在海边许久,感觉到天空之中有几道光飞掠而过,不知道是什么法器,但却知晓定然是倒吊男的手段,而说不定我哥为了摘清与我的关系,也会假意对我进行搜捕。

  既然如此,此地不能久留。

  我拿出了当初那位送我们过来的船长赠予的南极地图,仔细研究了一会儿,然后做了一个决定。

  长城站。

  尽管埃斯佩兰萨站这儿离长城站有一些距离,但我想来想去,也就只有那里能够找机会了。

  毕竟南极大陆最北端的南设德兰群岛离我来的火地岛,可有两天的船程。

  我总不能游回去吧?

  决定之后,我没有再多停留,而是按着地图,开始朝着长城站的方向走去。

  如此一路奔行,我终于抵达了长城站的附近。

  因为担心会给这儿的人带来麻烦,所以我并没有露面,而是在远处观察。

  我在附近徘徊了一天多的时间,然后幸运女神降临了我,有一艘不算太大的轮船抵达了长城站,我观察了一下,不像是补给船,反而像是过来旅游的。

  第三天,轮船返航了,而我则悄无声息地登上了船。

  在船里藏了两天,我才知晓这是一个摄制组,拍的是一个网络节目,有一个外号叫做贰七林的男人,在这里跟自己的女朋友求婚。

  两人在南极举行了婚礼。

  我一直藏在暗处,听到这些人的对话,心里感觉真的是太感动了。

  这男人,才真的是爷们。

  南极冰天动地,常年被冰雪覆盖,一望无际,皑皑白雪和冰川,对于爱情和婚姻来说,的确是一种很美好的象征。

  我在想,等老子有时间了,也把虫虫带到南极来,跟她求婚。

 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,终于看到了海岸线,而当轮船停泊的时候,我往外望去,这才发现居然又回到了乌斯怀亚。

  我趁天黑下了船,没有惊动任何人。

  上了岸,我朝着市区摸了过去,不知不觉,居然来到了当初我和屈胖三、小龙女过来的那个酒吧外,发现这儿已经被查封了,在街角的阴影处,有人在那儿抽烟,时不时地打量着这儿。

  我手上没有电话,之前的手机被秦鲁江给搜走了,后来我走的时候太匆忙,也没有想着跟他要。

  我在酒吧外徘徊了好一会儿,挠了挠头,却怎么都想不起来杨远龙的电话。

  这记忆,却也有卡壳的时候。

  我在夜里徘徊着,最后潜入了一户人家里去。

  我本意是想要打电话,结果发现根本打不了国际电话,不得已,我只有又去了黄固家。

  不过因为倒吊男的关系,我这一次没有再光明正大的出入,而是悄不作声地潜入其中,而且在事先之前,还特地调查了一下周遭的情况。

  好在倒吊男大概觉得黄固与我们仅仅只是很普通的关系,并没有派人盯着这儿。

  我潜入了黄固的家里,然后用了他的电话,给杂毛小道打了过去。

  电话在不久之后接通了,但却是他的助理。

  也是他的师弟。

  那人告诉我,萧掌教没在,已经消失好多天了。

  我随后打给了徐淡定,他接到我的求助之后,让我先别急,随后给了我杨远龙的电话号码,又告诉我会通知杨远龙的,让我在乌斯怀亚找个地方现藏起来。

  徐淡定似乎有事,跟我简单说了两句,就挂了,说等我与杨远龙见面之后,再具体说。

  我打过电话之后,又悄悄的离开。

  我不想给黄固这个在国外打拼的中国老乡惹太多麻烦。

  离开了黄固家,我大半夜,在乌斯怀亚的街头漫无目的地走着,而这个时候,我已经通过大易容术,变成了当地人的模样。

  这样也不会怕碰见伊顿会和倒吊男的人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不知不觉间,我又走到了那个酒吧附近来,这个时候,我瞧见原来在这儿监视的人都不见了。

  我找了好久,终于在街角处停着的一车子里找到两个,不过都呼呼大睡了。

  人不是机器,到底还是要休息。

  我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决定找通道口,偷偷地溜了进去。

  再一次回到了酒吧之中,回到了那舞池之上,我发现这儿已经有了灰尘,显然是停了许久。

  我踱步在其间,徘徊了十几分钟,想着不然就照顾地方休息一下,明天再跟杨远龙联系,而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间我的心中一动,感觉一股力量从前方的半空之中浮现出来,然后泛起了某种波澜。

  这种看不见的炁场涟漪一开始的时候很轻微,到了后来,却让我很轻易地感觉到,甚至都能够触摸。

  在这个时候,我鬼使神差地伸出了手来,往前方摸去。

  嗡……

  一阵气息抖动,我感受到了阻隔,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的胸口处,突然间浮现出了几个触须来,轻轻抚摸着那看不见的力场。

  我的心头狂跳,想着莫非屈胖三所说的那空间共鸣出现了?

  我是否能够通过这种信号,重新回到长治的矿洞去?

  想到这里,我止不住的激动,不过却也晓得,倘若屈胖三在的话,这事儿或许有可能,但现在,我是一个对此事完全不了解的家伙,如何能够返回而去呢?

  就在我生出几分无奈的时候,突然间聚血蛊的触须开始动了。

  过了几秒钟,十八根触须都伸了出来。

  它们深入了那涟漪之中去,而下一秒,我似乎感知到了聚血蛊小红的询问,迷迷糊糊点了一下头,紧接着整个人都给往某处空间拉扯了进去……

  啊!

  我下意识地轻叫了一声,突然间感觉到周遭的空间一阵扭曲,身边的景物如同塞进了万花筒里面一样,经过弹指一刹那的数万种变化,下一秒,我感觉到周遭的气温一下子升高了许多。

  随后我左右打量,一条栩栩如生的金色真龙出现在了我的面前。

  回来了?

  我往后退了两步,发现差一点儿就要掉下石台去。

  我认真地打量了一下面前这条金色真龙,又四处打量一番,在微微的光芒映照下,周遭的景色全部都映入了眼里来。

  我这才知晓,聚血蛊小红居然遵循了我的心意,让我直接跨越空间之桥,返回了长治之下的矿坑里面来。

  这事儿……

  我愣了好半天,方才回过神来,又喜又忧。

  我喜的是用不着纠结着如何逃离乌斯怀亚,逃离南美,返回国内,而忧的则是接下来,我又将面对着当初将我们赶走的那玩意。

  那个叫做狄由的时间之主,显然并不是容易对付的家伙。

  不过好在它和它的走狗,并不在这里。

  我小心翼翼地走下石台,而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间我感觉到身后又传来一阵古怪的声音,嗡嗡地响,如同蚊子振翅。

  我回身过来,瞧见那真龙之身,突然又亮了。

  而下一秒,有一个男人走了出来。

  我吓了一大跳。

  黑手双城?